湖北教育出版社|崇尚创新、追求卓越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澎湃新闻:新书《汶川十年》出版:记录62名幸存但截肢孩子的成长经历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4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蒋子文​ 点击量:1642次

新闻链接: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121914?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发布会现场 中国经济网 图

    “在华西时,就像回到了婴儿时,被所有人以最大的善意与爱意来对待。 一点儿一点儿努力着想要快点儿好起来,对医生‘以后戴上假肢就跟以前完全一样,不会有太大影响’的说法深信不疑。后来证明,我可能对‘完全一样’这个说法产生了误解,但好像也没有误解,假肢已经陪了我十年,一步一步到现在,有血有泪,但依然能行走在这高山大川中,很知足。”
    在近日出版的《汶川十年》一书中,5·12汶川地震幸存者——羌族女孩段志秀,2018年1月27日在华西医疗救治爱心团队第十年年会上这样分享她历经磨难、“重生”后的心路历程。
    5·12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汶川十年》一书由湖北教育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该书作者张凡和程亚铭都是资深媒体人。其中,张凡现任《小康》杂志副总编,而程亚铭则是汶川地震第一批赴现场报道的记者之一。
    该书选取汶川地震中成功获救但高位截肢的62名孩子作为访问对象,真实记录了他们如何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面对惨痛的记忆,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生理与心理疼痛,战胜自我,从爬出来到站起来,微笑面对生活的故事。
    因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给她题词、回信而被受关注的“坚强女孩”段志秀,就是这62名孩子其中之一。她和温家宝至少见过10次面。

“坚强女孩”

    2008年5月12日,那场令世界震惊的特大地震让北川遭遇“灭顶之灾”。段志秀目睹了好友的离去,亲历了深入骨髓的疼痛。但她顽强地活着,等待被人从黑暗中救出。救援人员经过10多个小时的努力将她挖出来时,她的左大腿被严重压伤,肌肉组织严重坏死。为了保住她的生命,第二天,在绵阳的急救点里,她的左腿被截掉。由于伴有急性肾功衰、心衰、左上肢活动障碍等重症,5月20日,她被紧急转到华西医院。
    2008年5月24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华西医院看望在此接受治疗的地震灾区群众。温家宝走进段志秀所在的病房,由于气管被切开不能说话,段志秀用笔在纸上写下“我想读书”4个字。温家宝随即在纸上写下一段话送给她予以鼓励。
    《汶川十年》一书中详细记录了温家宝与段志秀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本来温家宝同志已经走过了,但有位医护人员说了句‘这里还有一个北川的学生’,曾经在北川中学情不自禁流下眼泪的温家宝同志停下了脚步。他返回来,把头低下来,看着病床上那个插着各种管子的北川女孩,伸出了他的手。
    “‘好温暖好温暖’,因为失血过多一直觉得冷的段志秀心想,那句‘我要读书’的话自然而然涌上心头,她后来都诧异怎么会说出那句话。但这句话显然击中了这位酷爱读书的国家领导人,他曾在汶川灾区对着满目疮痍的学校数度流下眼泪。这个身受重伤却仍然希望上学的孩子令温家宝同志再次动容。他接过本子,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昂起倔强的头颅,挺起不屈的脊梁,向前,向着未来坚强地活下去。’这段话,后来被写在新北川中学的每一面墙壁上。
    “这一段被随行的中央电视台记者拍了下来,全世界都看到了这个坚强的女孩和温家宝同志的对话。”
    “我要活!”从灾难开始那一天起,段志秀就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在手术局部麻醉的情况下,她的左腿被截,但她没流一滴眼泪,被大家称为“坚强女孩”。
    《汶川十年》书中记录段志秀清醒状态下左腿被截掉时的情形:“北川中学救出来的第一批学生,最初都被送到安县医院救治,但当地的医疗条件显然无法接收这么多因挤压造成重伤的病人。5月14日,接到命令支援绵阳四〇四医院的李浩又遇到了段志秀。就在一个地震棚里,利用一台血压仪和一个简易的呼吸球,14日当天他们一共做了16台手术。
    “外面下着雨,地上都是水,地下都是血。一切因陋就简,场地狭窄,医生施展不开手脚,只能一点儿一点儿切割。也因为条件所限,对段志秀只能接受局部麻醉,整个手术中,她都是清醒的。感受着巨大疼痛的她并没有害怕,没有哭泣,也没有叫喊。‘她的眼神很顽强,求生的欲望很顽强。’李浩感受到了这个女孩的坚强。护士看到段志秀冻得瑟瑟发抖,就从旁边捐赠的衣服里找来一件绿色的毛衣给她搭上。打了局部麻药的段志秀,清楚地听到医生咣当咣当地拿刀动手术,有点儿像锯子在锯的声音,接着她又听到了关节分离的声音。护士使劲拉的时候,段志秀还说:‘轻点儿!’
    “看着自己的腿一点儿一点儿被锯掉,手术结束后,段志秀问了一个令医生颇感为难的问题。‘可不可以把我的腿还给我呀?可以装在那个袋子里面,回去风干装在盒子里还给我。’段志秀央求大夫给她留个纪念。李浩还真认真考虑了一下,严肃回答说:‘不行,这是医疗废物要处理的,给你腐烂了怎么办?感染怎么办?’段志秀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那条腿被装进了黄色垃圾袋。”
    十年之后,段志秀对这段局麻情况下截肢的经历仍“耿耿于怀”。今年1月27日,段志秀向华西医院那些经将她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医生、护士吐露心声时,仍能清晰回忆起这次手术的种种细节。
    从2008年开始,华西医院那些经历过同生共死患难的医生、护士和救治过的孩子每年都要聚一聚,这个活动已经持续十年了。在这场“十年之约”的分享活动中,这位已经在兰州大学民商法专业读研究生的女孩用“死,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样一句话开头。

从废墟上重生

    “重生”之路注定会布满荆棘。
       因为伴有各种严重的并发症和感染综合症,段志秀数次与死神碰面,几次病危。然而段志秀还是坚持了下来,虽然也曾消沉过。比较幸运的是,段志秀消沉时总能得到别人的帮助,其中还包括总理。
    2008年11月,经过多次手术、康复训练之后,左腿安装了假肢、逐渐具备了行走等基本能力的段志秀重新走进了校园。但新的学习生活并不容易。在2009 年期末考试中,以前的英语科代表,班里成绩一直稳居前三的她一下子滑落到班里的中间名次。这令好强的她感到十分难受。
     随后,在父亲的鼓励下,段志秀打消了不想上学念头。而就在这个时候,温家宝的来信让这个倔强的姑娘重新燃起了斗志。
    “也许是巧合,回到学校不久,段志秀接到了温家宝同志的回信。温家宝同志在信中说:‘志秀,你是个坚强的孩子,拥有美好的未来。我相信,你 一定会通过不懈的奋斗,克服一切困难,创造幸福的生活,赢得应有的尊严......’”
    十年,时光见证了她的成长,也见证了她经受的无数折磨、苦痛。她走出来了。
    2011 年 6 月 24 日,高考成绩公布,段志秀考了480分。在那一年参加高考的这群受伤的孩子中,她名列第三。一个月后,她被兰州大学预科录取。根据规定,段志秀需在河南郑州的黄河科技学院读1年的少数民族预科。完成预科学习后,她2012年9月转到兰州大学法学院就读。2016 年,段志秀考入兰州大学民商法专业继续读研究生。
    “来自社会各界的叔叔阿姨的关心一直牢牢地包围着我,鼓励我抹平心中的疙瘩,我开始慢慢地去克服这些不能称之为困难的困难……我又逐渐变回开朗的自己。其实,只要战胜自己,前进便如履平地。”段志秀回忆说。
    “尽管从开始一切依靠轮椅到现在5年没碰过轮椅,一个人走遍很多地方,这中间经历了无力、挫败、愧疚、憎恶、埋怨,很多层变化,我曾好几个冬天因为买不到一双好看的鞋子而崩溃。可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在1月27日华西医疗救治爱心团队年会上,把“重生”过程中的酸甜苦辣报告给亲人们之后,这位“坚强女孩”再次向拯救自己的恩人们展示了坚强的一面,“10年时间实在是长,长到那些被震碎的荒山复又被秀丽的杜鹃花遮盖了,下一个10年,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会失去谁也不知道。我们一直在长大,长到了需要面对以后、更要勇敢面对以前的年纪。废址的荒草也在慢慢长高,用一种生命的不休见证了另一种生命的消逝,它们的顽强更显悲凉,很久以后,那里就再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事实上,段志秀只是《汶川十年》一书中的62名孩子之一。
    李晓芳,女,18岁,右大腿高位截肢;陈程,男,22岁,右大腿高位截肢;魏敏,女,16岁,右大腿高位截肢;王丽,女,18岁,左大腿高位截肢;杨凤,女,16岁,右大腿高位截肢;张凤,女,16岁,双大腿高位截肢;廖琪,女,16岁,左小腿截肢;晏鹏,男,17岁,右大腿高位截肢;李安强,男,17岁,双大腿高位截肢;李裕,女,16岁,右腿截肢;李甜甜,女,13岁,双小腿截肢;陈瑞霞,女,7岁,右大腿高位截肢;邓阳秋,男,17岁,孤儿,左大腿高位截肢…………
    “这样一群正值花季的孩子,在这样的小概率大事件中遇到人生中最不可逆转的改变。他们本来和其他孩子一样,听着流行歌曲,看着青春文学,期待着体育健儿在奥运赛场上斩金夺银,憧憬着未来进入更为广阔的城市,探究更为宏大的世界。但一场巨大的灾难完全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当他们意识到这种改变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人生的画卷已经完全不同。在沉重的命运面前,这些被折断翅膀的天使,他们对美好的不懈追求,对生命的不停追问,对人生自强不息的追求,在震后付出巨大努力重新站立起来的历程,都令人感到深深的震撼。”《汶川十年》一书“引子”中写道。
    “没有人愿意成为灾难的主角,但撞上不可避免的命运击打后,这些从废墟上坚强站立起来的少男少女,在珍惜中前行,在感恩中奋斗,他们坚韧进取、从未放弃,逐渐成长为最优秀的自己!他们的选择,足以让我们对这一代人的未来充满期望!”作者在书中感慨,“10年之后,以及更长远的未来,他们仍将面临生存、生活的巨大考验,但他们已经站起来了!”

责任编辑:蒋子文